受害者抒發意見

蔡村和及所有使用人因租貸糾紛與
【台南市政府】

刻正訴訟中並
 竭力要求平反



懦弱會刺激挑釁;畏懼會消蝕意志。
無須畏懼政府官僚力量,
唯有勇敢據理力爭,
才能守住我們的身家,我們的權益,
更將是我孩子們的未來。


請 上
「FaceBook」置業事業有限公司 

● 0929-535-416
 

QR code

作者:林彥良(台中地檢署主任檢察官)
報載立委顧立雄律師17日在立法院質疑檢察官濫行起訴敗訴後卻完全沒有責任,備詢的行政院林全院長附和表示,「制度上非常不好」、「檢察官如果起訴無罪,他沒有任何責任,這是不對的」。

但事實上,檢察官是否失職,社會是否信賴司法,從來不能以起訴定罪率定義。至少同為華人世界,已將顧立委等人鍾情推崇的英式陪審制實踐數十年,素有公信的香港法域,絕不作此想。
依據香港律政司刑事檢控科之統計,香港律政司於2010年檢控之案件,在陪審團式的原訟法庭定罪率(含一部有罪者)為93.8%,如扣除認罪後定罪部分,經無罪陳述而在審訊後定罪率為71.7%。與此相比,區域法院(按為由區域法院法官自行認定事實)定罪率為93.7%,如扣除認罪後定罪部分,經無罪陳述而在審訊後定罪率為75.3%;而裁判法院(按為由治安法官自行認定事實)定罪率為73.8%,如扣除認罪後定罪部分,經無罪陳述而在審訊後定罪率為51.6%。
相較我國約同時期總起訴定罪率的96.1%,香港檢控官看來並不突出(儘管已遠優於大部分先進法域)的定罪率,竟也可以是健康而得到社會信任的。他們的檢控官不急著切腹自殺。
香港法界知道,面對層出不窮的新興犯罪及社會糾紛問題,個別法官及陪審員的思考仁智互見,未必一致;在合理的定罪率下,再強求檢察官對無罪負責,非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導致檢察官好官自為、不敢積極適用法律偵辦犯罪、不敢挑戰法院錯誤判決,只會製造更多問題。檢控政策曾引御用大律師 Lord Goldsmith的名言:「如果檢控人員只處理絕對肯定能達至定罪的案件,刑事司法體系便難以有效地運作。」,說明了香港不將起訴門檻劃地自限於絕對肯定定罪案件的態度。
這不意味香港不要求檢控品質。香港對檢察官起訴品質的實質操控,其實另有高明作法。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應香港律師界的要求,自2009年公布檢控政策及常規(The Statement of Prosecution Policy and Practice),2013年9月更參酌國際發展趨勢,翻修為檢控守則(Prosecution Code),明訂檢控決定的驗證標準是:根據現存證據,是否有合理機會達致定罪。檢控守則為此也羅列了具體可行的檢控決定及審判中停止檢控等自律機制,供律政機關及社會直接用來檢視檢控的品質。
最值得一提的是,檢控守則同時明確地點出:檢控品質與訴追勝敗並沒有絕對關係。檢控守則引用加拿大最高法院法官 Rand 在 Boucher 訴 女皇 [1955] SCR 16 一案判詞表示: 「刑事檢控的目的,並非為求取定罪,而是要將控方認為與所指稱罪行相關的可信證據,向陪審團展示。檢察官有責任確保展示有關事實的全部所得法律證據:展示證據須鍥而不捨,在合法情況下據理力爭,但也須公正持平。檢控人員不可存有任何勝敗之心。」
律師立委以求取定罪苦苦相逼,拿起訴定罪率影射濫訴,強作臧否,舉世罕見,其實只會解構檢察制度最重要的公正與平常心。臺灣要提升檢控能力,抓出真正濫訴的害群之馬,也許像香港一樣,訂定一個以司法本務為核心,足以自律他律的檢控政策,才是終局正辦。